热门关键词:百度百度百度

咨询热线:

023-6371-5737

健康中国
胃脘胀痛伴双下肢骨痛治验一则
浏览量:243    From: 重庆市中医药行业协会    Time:2024-07-03 12:01:20
日期:2024年06月28日中国中医药报第005版
胃脘胀痛伴双下肢骨痛治验一则
□ 廖成荣 重庆市垫江县中医院 王欢欢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中医医院

 

周某,女,57岁,2022年8月13日首诊。主诉:胃脘胀满隐痛伴双下肢骨痛1年,加重半月。1年前,患者无诱因出现双下肢骨痛,以隐痛为主,自行口服止痛药物,疼痛未缓解反而增添胃部不舒,甚为苦恼,日渐焦虑,故前往某医院就诊,完善系列检查,诊断为“慢性胃炎伴糜烂、重度骨质疏松”,经对症治疗后症状均有所缓解,但均未彻底消除。半月前,患者因与他人发生争吵后出现上述症状加重。刻下:患者素来性格急躁。现胃脘胀满隐痛,与进食无关,腹痛则欲泄,但是排便后胀满隐痛均可明显缓解,双下肢骨痛,伴晨起口苦,午后口甜,怕冷,纳食不佳,夜间休息欠佳,小便正常。舌质淡,舌苔偏胖,舌苔中根部浊腻,脉沉。

诊断:西医诊断为慢性胃炎伴糜烂、重度骨质疏松。中医诊断为胃脘痛、骨痹。

辨证:肝郁脾虚,肾虚骨痹。

治法:疏肝健脾,调畅气机。

方用柴芍六君子汤合痛泻要方:柴胡15g,白芍18g,党参30g,炒白术18g,茯苓18g,炙甘草6g,陈皮12g,法半夏15g,夏枯草30g,防风15g,醋延胡索15g,紫苏梗15g,木香6g,砂仁6g,豆蔻9g,白蒺藜30g,钩藤(后下)24g,合欢皮30g。5剂,每日1剂,水煎服。

9月10日二诊:服药后进食增加,胃脘饱胀感消退,睡眠纠正。现胃脘隐痛,双下肢骨痛,余症同前。守上方去木香、砂仁,将豆蔻调整为肉豆蔻9g,加补骨脂18g、续断15g、桑寄生18g、狗脊15g。7剂。

9月24日三诊:胃脘隐痛消失,但是始终存在进食则欲排便,排便后方才舒服,双下肢受凉时骨痛明显。舌质淡,舌苔白腻,脉细。辨证为肺脾气虚,肾虚骨痹。治以健脾益肺、补肾坚骨、温通除痹。方用六君子汤、玉屏风散合独活寄生汤:党参30g,炒白术18g,茯苓18g,炙甘草6g,陈皮12g,法半夏15g,夏枯草30g,黄芪30g,防风15g,豆蔻9g,白蒺藜30g,钩藤(后下)24g,合欢皮30g,补骨脂18g,狗脊15g,续断15g,桑寄生18g,桂枝10g,细辛6g,独活24g,秦艽15g。5剂。

至此患者了无音讯,未再复诊,本以为必然是无效而改投他处。直至2024年5月22日患者带其丈夫前来调理脾胃,告知经过3次调理后,效果非常显著,药后诸症消失,至今未出现反复,告愈。

按 患者以“胃脘胀满隐痛伴双下肢冷痛1年,加重半月”为主诉就诊。其西医诊断明确,但是始终未能彻底改善,故寻求中医调理。初诊时患者最突出的两大主症是胃脘胀满隐痛、双下肢骨痛。考虑到骨痛为肾虚所致,短期内难以明显改善,故尝试从肝脾入手,认为后天化源充足,适当调理骨痛向愈也就指日可待。

脾胃同居中焦,互为表里。脾主运化和输布精微,胃主受纳和腐熟水谷,脾主升清,胃主降浊,脾胃一纳一化,一升一降,共同完成水谷的消化、吸收、输布及生化气血。患者药食(止痛药)服用不当,损伤脾胃,脾胃运化失常。患者素来性格急躁,肝气偏旺,脾虚肝旺日久,则气机不畅,而变生诸症。肾主骨生髓,患者年过七七,肾气渐衰,肾精渐竭,不能荣养于骨,故骨痛。

四诊合参,辨证为肝郁脾虚,肾虚骨痹,治以疏肝健脾、补肾荣骨,然病有缓急,故尝试从肝脾入手,方选用柴芍六君子汤合痛泻要方加味以疏肝健脾、调畅气机。

柴芍六君子汤出自《医宗金鉴》,具有益气健脾、疏肝理气之功,原用于治疗脾虚肝旺、风痰偏盛的慢惊风。本案借鉴其组方方义,选用柴胡疏肝解郁、行气止痛,白芍养血柔肝,钩藤清热平肝,党参、炒白术、茯苓益气健脾,陈皮、法半夏运脾燥湿,甘草调和诸药。

痛泻要方出自《丹溪心法》。具有补脾柔肝、祛湿止泻之功,主治肝郁脾虚所致腹泻。《医方考》认为:“泄责之脾,痛责之肝;肝责之实,脾责之虚。脾虚肝实,故令痛泻。”本案患者腹痛则欲泄,排便后胀满隐痛均可缓解,考虑存在土虚木乘、肝脾不和、脾失健运的一面。故借鉴其方义选用白术补脾燥湿以培土,白芍柔肝缓急以止痛,陈皮理气燥湿,醒脾和胃,而防风具升散之性,合白芍以助疏散肝郁,伍白术以鼓舞脾之清阳,并可祛湿以助止泻,又为脾经引经之药。现代药理研究证实,痛泻要方具有保护胃肠道黏膜、调节肠道菌群、抗炎、改善胃肠道动力、缓解焦虑和抑郁情绪等作用。

除此之外,还选用对药或者角药加强疗效。如加夏枯草与法半夏配伍,调理阴阳而助眠;加延胡索、紫苏梗行气止痛;加木香、砂仁、豆蔻醒脾化湿;加白蒺藜清肝平肝,助柴胡、钩藤之力;加合欢皮疏肝解郁安神。诸药合用,达到疏肝健脾、调畅气机之功。

二诊时患者进食已增加,胃脘饱胀感消退。考虑到脾胃渐调,而双下肢骨痛依旧,故在原方基础上去木香、砂仁,加肉豆蔻、补骨脂取二神丸之意以温肾暖脾;加续断、狗脊、桑寄生补肾壮骨。

三诊时患者胃疾已除,唯遗留进食则欲排便,排便后方舒,且双下肢受凉时骨痛明显。思考过后,认为患者肝气已疏,脾气仍虚,土不生金,肺卫不固。四诊合参,辨证为脾肺气虚,肾虚骨痹,治以健脾益肺、补肾坚骨、温通除痹,方选用六君子汤、玉屏风散合独活寄生汤治疗。借鉴六君子汤方义,选用党参补脾肺之气;炒白术补脾燥湿;半夏祛脾胃湿痰、降逆止呕;陈皮理气燥湿、调和脾胃;茯苓健脾运、利脾湿;炙甘草调和诸药。借鉴玉屏风散之意,选用黄芪、炒白术、防风益气扶正。借鉴独活寄生汤之意,取独活辛散苦燥、气香温通以祛风化湿散寒。秦艽辛散苦泄,质偏润而不燥,行气化湿而不伤津。续断、补骨脂、狗脊、桑寄生补肝肾、强筋骨。细辛辛香走窜止痛。桂枝温经通络。同时加夏枯草、钩藤、白蒺藜平肝清肝;加合欢皮解郁安神;加豆蔻化湿和胃。诸药合用,达到健脾益肺、补肾坚骨、温通除痹之功。

回顾整个治疗过程,紧扣病机,治疗先后得当,用药准确,故疗效满意,至今未再出现不适。